3

BAT这类大公司的稳定工作与创业公司之间,如何选择?

很久没有静下心考虑一个话题了,小飞机邀请,我整体考虑一下。恰好这个问题也是我经常被朋友问到的,特别是作为产品经理,许多入门者或者想要入门的学生朋友,对于BAT这类大公司和创业公司之间的选择,是觉得非常头痛的。实际上这种焦虑思考是值得的,因为对于产品经理这类软性工作来说,初期选择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成长速度甚至潜力天花板,技术岗位(程序员、设计师)就不太一样,就哪儿做都没事,出来继续有一技傍身。

要说在前面的是,如果你个人对BAT(或者Apple、Google)这类大公司有偏好,或者你对创业天生充满热情,非创业公司不去,那这种感性情绪之下,选择皆看个人,你喜欢怎样就选怎样就可。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对于职业选择(特别是更加重要的职业生涯初期的职业选择),是希望做出非常理性(换句话说非常理智)的选择的。而我认为,在任何场合,理性的选择无非就是考虑成本与收益(需要注意你想要考虑的是短期的成本/收益,还是长期的,当然,对于职业选择,窃以为还是多考虑长期为好)。

接下来展开剖析一下BAT这类大公司和创业公司的职业选择,对个人的成本与收益。这道选择的答案我们一个个来看。

答案A:大公司

大公司的优点是稳定、流程化、方法论,大公司的缺点是稳定、流程化、方法论。如何理解?其实就是,大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作坊式、游击队式的产品研发方法和节奏,在没有强而有力的中心人物和中心思想的控制之下,必然容易出问题(多说一句,所以微软、三星、HTC是我一直觉得危险的大公司,它们不像腾讯有产品和体验的极致追求,像百度有技术先行的不懈研究,像阿里有快人多步的战略眼光,和各自非常厉害的创始人)。所以,大公司在自然地机构进化(类似生物进化)中,自然会衍生出帮助控制节奏、避免过大风险、保持随股价一起稳步微涨的流程和方法论。

那这对于个人有何影响?直接说来,选择大公司对个人的优势其实就是:

由于流程严谨,对个人的专业度会有很大提升,往往B的技术,T的产品,A的运营,在业内有口皆碑

由于大公司部门多,小九九多(恶意卖萌!),里面的优秀人才往往练就一副沟通神技,会沟通,情商高是越发“显得大”的公司的越发重要的东西

收入稳定,工作安逸,没有生存压力

价值观问题如果带来正面影响,那么这是你拼搏的时机了

劣势就是:

流程严谨造成层级深厚,所以对个人职级的发展空间和速度一般较小

为了保证业务专业度,岗位会很细分,对个人来说会导致业务熟悉度聚焦单面,缺乏整体理解

过度安逸带来的缺乏思考,安于现状,工作变成了应付和流于表面

人们把遵守流程看待成了比实现更好的业务目标更重要的东西,乔帮主说的这一点简直.不提了

价值观问题如果带来负面影响,不要试图改变企业,趁早走最好

答案B:创业公司

看完大公司的基本优劣(只谈对个人职业选择的影响,不谈别的,免得字数过多),我们来看看创业公司的。创业公司的优点是敏捷、执行力强、转身快(大多数大公司因为转身慢死掉了,明明看到了刀子,但是里面的优秀个人躲得掉,整体组织躲不掉),缺点是零散、混乱、失控。创业公司的优点对于新市场、新业务,是极其有用的,越新的东西,越需要敏锐嗅觉和快速动作,但创业公司的缺点也很致命,许多创业公司死在会做产品不会做公司。当然,这个缺点有办法破,一是指导人(投资机构、孵化器),二是强而有力的中心化创始人。

对个人来说,优劣势也很明确,优势是:

综合能力会飞速上涨,产品经理变成了辅助程序员,程序员身兼多职

生活技能的加点也跟着狂飙(创业后许多小伙伴会做饭了、会做家务和司务了,会修桌子了)

对业务理解非常整体、全面,每个创业公司的人都会知道自己公司面对的高层面问题和当前具体问题(否则就白瞎了自己的选择)

手握股权,做事更加用心,多年后往往发现自己的心态都变了,甚至那边股票都可以不要,这个东西更重要

巨大的生存和竞争压力,带来个人的紧迫感和抗压能力提升

劣势是:

风险巨大,创业公司失败率很高,即使创始人名头再响也是。当然,创始人是优秀的产品经理,往往成功率有小额加成。产品狗受尽凌辱,终于在创业面前,得到了曙光女神的青睐

跟错只会耍嘴皮子的创始人,不是浪费时间,而是严重时间倒退

工资肯定要低些的,真正的好公司,也不会给你多少股票

对职业的专业度、深度,有时候会变得较差

当然,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里面的劣势都是可以个人角度再做一些事情去规避和缓解的,优势也都是可以放大的,在于你怎么去做,这里要展开的话是另外一个话题,有空再说。我们先看看下面一番话。

看完上面的剖析,你似乎觉得选择哪边都各有优劣,没什么正确的选择?抱歉,有一些聪明人的做法(中间做法),似乎才是真正的金手指选择?

答案C:大公司中的类创业特殊团队(某同学抓耳,看起来好像应该选C?)

牛逼的大公司(为避免软文嫌疑,称某讯)的牛逼领导者(马某腾)总是会看到一些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不能用旧有流程去解构和处理的,而又明确知道大公司对新市场和全新领域的劣势,那怎么办?不只是IT行业,所有行业的最好做法都是成立特殊的独立机构和团队,单独面对新领域,或称公司内创业。当然,有的公司内创业假模假样,其实还是受限一大堆,而有的则真的初期任其驰骋最终马到成功,比如某信。这种选择又规避了公司死掉的风险(大公司内部团队死掉问题不太大),又有更快的学习速度(个人随着新领域一起前进,所以风口猪理论对个人也有效),同时还有金钱。当然,进这类特殊团队可能会比进大公司整体,在各方面会更难一些。多说一句,我毕业考试选的是C。

答案D:已明确竞争力和优势壁垒的创业公司(某同学挠腮,好像D也对啊?)

很多创业公司看起来很火,其实只是表面。但也有很多创业公司,要么已经明确成为了大型市场的领头羊,公司估值、团队规模和工资奖金都随着市场空间一起年年季季轮轮膨胀(一般是B轮以后);要么虽然还小,但方向、钱、团队和创始人都让你觉得妥妥竞争力和优势,绝不会死的(一般是A轮,天使一般还太早.)。这两类创业公司,同样是规避了易死风险,又有快速成长各方面涨经验值的好处,还有较好地职级成长空间。这两类优秀创业公司,前一类风险较小,甚至类似于选A了,但它自然就没多少股票也不那么好进了,后一类相对好进(特非常看潜力/价值观和个人学习速度),但风险一般会大一些。有许多MIT、斯坦福的毕业生不像一般人想的那样选A,他们选的其实往往是D。

后记

这道选择题可能是一道你事业中的最重要的大题,可不只是影响你上个重本还是二本,好好想清楚哦,你选A还是B,还是C,还是D?

1

可穿戴设备的半年体会与思考

经过最近半年对这个领域的思考,从最初的懵懂,到后来的千丝万缕,到最后的明确结论,我终于觉得初步理解了最近(和可期未来内)的可穿戴设备领域。可以说,Apple Watch是众多智能手环、智能手表、智能眼镜中,唯一思路做对的可穿戴设备,没有之一。2015年是可穿戴设备年,哦不好意思,准确地说,是Apple Watch年。

 

1、可穿戴设备:短期看衰,长期看好

我们知道做一个产品要看时机,现在明确的小米盒子、路由器在多年前盛大做之前,无论从政策、用户习惯等方面都受到极大阻力,最终失败。可穿戴设备暂时亦然,但时机未到不是限于政策和用户方面的问题,而是传感器与电池。

智能硬件,或者说可穿戴设备(是智能硬件的一个子集,单指能随身的智能硬件),暂时没有找到特别吸引人,同时又能与手机形成差异化的传感器。而硬件底层的传感器,是形成一个设备核心价值的基础,可以说,暂时可穿戴设备无法从能力上,和手机形成差异化,那为什么我还再戴一个别的设备?提一句,硬说的话,还是有比如心率探测之类的传感器,或者是睡眠监测之类的功能,是手机没有但被各式各样的手环商加入到自己的设备中,但是,我身边的朋友,和我自己,在使用这些传感器能力的时候,大多只是做最初使用的1周内(诚恳地说,大部分是最初使用的5分钟内),会有兴趣,之后就丢弃一边不再使用了,这便不算什么确实有用的传感器。这是短期看衰的核心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就是电池,这个不必展开说,容易理解。

 

2、不应该做手环

我用过几个手环,身边朋友们也用过几个,但目前来说,我身边能接触到的人,没有几个坚持用过一个月以上。问及原因,还是在于除了初期的新鲜,或者刚开始时候的样式打动人,后面带起来便没有动力,记步手机就能记,为什么要每天早上起来记得带着这么个额外的东西?这个极其简单的思路,我相信用过手环的人都能感受到,各式各样的手环创业者,切入健康做睡眠监测、切入防丢失做儿童手环,却都是一些臆想需求,或者是不够硬的需求(却附带极大成本)。

比如Jawbone刚出现时知乎出现一批晒深度睡眠党,我便嗤之以鼻,睡眠质量(包括心率、血压什么的)这种东西,你买一个设备测一下,刚开始可以晒一下,后面天天都一样的深度睡眠时间,不说天天晒,你自己看着都没意思了吧,当然有一些在家庭智能设备的血压计什么的,就和可穿戴设备不同了,可穿戴设备的问题在于每天要佩戴(成本极高),但带来好处却低(也就初期新鲜一阵)。小米手环一样做不火,但小米或许一早也知道这一点,它要的就是真实进入市场后,了解市场和用户的真实感受。

再比如某品牌的儿童手环,刚发布时一票家长惊呼我要。后来我朋友公司的用户调研显示,即使不说这是家长的需求而不是儿童的需求,就说佩戴手环这件事,刚开始每天还能让孩子带着,因为做得五颜六色挺好看,但孩子喜新厌旧,很快就腻了,家长每天提醒自己也烦,最后就变成了,周末某天去公园玩,便跟孩子说,今天去公园玩,你一定要带着它。产品做成这样,意义也就不大了。

 

3、在未形成核心差异价值之前,做附缀,而不是新增

防丢失是可穿戴设备最容易让消费者理解的刚需之一了,在切入这个点上,有一个产品让我印象深刻,为了避免被认作软文,这里不提名字,产品是做智能童鞋。它大概200多,和普通鞋子一个价,也和普通鞋子差不多的样子,做得也算漂亮吸引小孩子。这才是最好的切入,家长反正要给孩子买鞋的,孩子也反正要穿鞋的,买一个附带有防孩子丢失的鞋子,比每天提醒孩子记得带手环,成本要低得多(我不是指钱这个成本)。终于不再需要每天提醒孩子带手环了,鞋子孩子自己总也晓得要穿的。

这个产品做得好的地方就在于,一个不够强的需求,不能让家长坚持每天日复一日的提醒孩子带手环,但可以打动家长在购买一个本来就要买的产品时,选择一个附带有这个能力的智能产品。

 

4、智能手表才是最好的可穿戴设备,但只有Apple Watch

除了用过几个手环外,我也试用过几个手表,手表才是最好的可穿戴设备。或许有人不理解,手表照常没有脱开传感器和续航噩梦(甚至续航问题更严重),为何认为它好。答案就在于“通知焦虑”。

通知焦虑是现代人几乎人人都有,但很难意识到的一个精神问题。人人都像有精神病一样,没事便掏出手机解锁一下,滑屏两下便又锁上,许多时候你问自己为何会这样做,也说不清原因,其实原因就是通知焦虑。移动互联网有一点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是人人都带着智能手机,人人都用微信,各个App都有通知,而人类天然是群体生存的动物,害怕被群体遗忘,害怕被孤立,所以在带着手机后,便总是害怕自己丢失了最新通知,回复慢了,错过电话/微信。

而手表是最棒的解决通知焦虑问题的设备。

我用得比较久的智能手表是Moto 360,圆形表盘初看还是挺美的,充电底座也挺优雅。在经过艰难的配置后,使用了2周,最大的感受便是在外、在办公时、在吃饭时、在和朋友聊天时,无意识的掏手机、焦虑大大减少,Moto 360敏锐的通知震动,手微侧就可开屏看到最近通知,极为方便,动作也小,十分省力省心,对需要立刻回复的微信消息,也可用手表快速语音回复。这种焦虑感减弱带来的极大享受,让我这样的穷人也打算必入Apple Watch。

但Moto 360做得有问题。其一问题是不知为何没有扬声器,我跟朋友聊微信要先告诉他,“你别发语音,你发文字,但是我只能发语音”。简直诡异。其二问题是交互非常少导致应用开发者能动空间太小,我是一个追求简单的产品经理,但Moto 360的交互只有上下左右滑和点击5个交互,上下滑动是切换App,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这可以忽视,左右是切换屏幕(往往设计为切换对通知的操作类型),点击就是普通的点击/长按。过于少的交互,和过于小的屏幕,导致App设计受到极大限制,很难出现什么优质体验。

另一个有问题的手表是Galaxy Gear 1/2,核心问题在于三星的思路完全错误,三星又想给用户加多一个计算设备,但用户随身携带的只需要一个计算设备,可能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显示屏(眼镜)和通知器(手表),或者别的。由于这种根本上的思路错误,Gear可以直接拨打接听电话,但举着手接电话简直又傻又累(大家脑补下),功能上一应都有,还能拍照但质量自然渣到不谈,三星大而全的思路体现得淋漓尽致,那续航怎么办?三星也是狠,直接把屏幕质量降至不能忍受的程度(分辨率和色彩),要知道人们在习惯1080P甚至开始接受2K屏的今天,屏幕质量过低已经是无法忍受(至少年轻人无法忍受,而新智能设备当然要从年轻人起步)。同样的错误也发生在做黑白屏、做点阵屏的其他手环手表上。

唯一思路几乎全部做对的是Apple Watch。

刚才说的屏幕,Apple Watch是尚可的。

定位上,苹果清晰地知道手表替代不了手机,手机上现阶段永远的随身计算中心,手表是手机的附带设备,用于方便的通知和快速处理,这种定位带来了一些设计、开发者SDK上的变化,但也带来了创业者的一些阻力(意味着手机上的新用户获取成本将部分延续到手表上)。

还有额外重点要提的交互设计空间,苹果发布会刚发布Apple Watch时,我对旋钮、按钮、双指缩放、点按等诸多操作一起存在感到复杂,觉得有问题,但经过思考后觉得,实乃智举。众多交互方式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和idea发挥的创新空间,和趣味性。我已在各处看到了许多脑洞大开的手表App设计,甚至自己也想到类似于1秒旋钮旋转,匹配出同城旋的格数一样的异性的场景。或许有人要说,手机只有一个Home键,也没见缺少交互想象空间,这是因为手机屏幕够大,在屏幕上已有众多玩法足够发挥了。当然,Apple Watch的未来几代,在开发者充分发挥出群体智慧后,知道哪些交互和硬件设计上必要,哪些不必要后,可能会出于认知的考虑,剔除相对多余的东西,这也和手机的发展历史类似(还记得手机上以前存在的推拉式键盘、米键什么的吗)。

较大的交互设计空间再结合Apple绝无仅有的开发者号召力,相对完善的开发者SDK,几乎Apple Watch会是唯一一个在App出现速度、趣味甚至killer App第一个出现的可穿戴设备平台。其他Apple Watch的优势,如个性化表盘设计,各种表单,都不算重点了。续航等其他问题也可逐步逐代优化,可能第一代Apple Watch还不够好,但它是最正确的方向。

这时回过头来看为何说智能手表(Apple Watch)是最好的可穿戴设备?因为它较好地解决通知焦虑,以通知和快速处理中心为定位,有潜力从手机手上抢夺到足够多的用户注意力和用户时间(但无法替代手机的计算中心地位),进而通过开发者群体智慧和完善开发者生态,衍生出真正Killer App,最终才成为又一个人人都值得购买的新个人设备(这点上看,Apple Watch比iPad价值更高)

 

5、关于智能眼镜

最后谈谈智能眼镜,智能眼镜现在非常酷,Google Glass虽死,但HoloLens似乎又让业界振奋,但我看来,至少短期(2-3年)来看,智能眼镜最多还只能做到是少量Geek的玩物,还不说HoloLens被诸多业内人认为无法量产的问题。智能眼镜或许也是方向(手机是计算中心,手表是通知中心,眼镜可能是屏幕?),但操作精确性、便利性、屏幕效果、设备大小(要带头上的…)、对正常社交的影响(大家一起吃饭都连对方的眼睛都看不到,沟通感觉真诚么?),都让眼镜成为一个暂时过于科幻的东西,正常人都不会用。或许如果技术快速提高到可以把智能眼镜做到类似近视眼镜,并且有办法较好得识别眼动来进行操作(别想按镜架上的按钮或者纯语音操作,那又累又傻),智能眼镜才稍微有一点普及的基础了。

 

可穿戴设备必然是未来方向,我尊敬每一个奋力前行的探索者,但真正在购买决策时,经过诸多体验和思考,我估计还是会买Apple Watch(更理性地说,买第2代或第3代,但我是业内人,得紧跟),希望本文可以对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先行者们一些参考。

penstemons-tahoe-national-forest_42007_600x450

产品设计的“节奏感”该如何把握?

产品迭代的节奏感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可能存在一些误解,节奏感我认为不是说要非常清楚未来每个版本该做什么,以及未来每一步的意图,正如苏杰老师所说,这是不现实的,即使有人说有,也更多是事后诸葛亮。

但是产品迭代的节奏感是的确存在的,并且很重要。

举个例子。

最典型的MIUI的一周一迭代。一个每周更新的紧凑节奏感,带给开发团队,内测用户和外界非常棒的感觉,各个方面如进化速度,用户预期,内测者成就感和开发效率都因而大大提升。这就是典型的节奏感掌握得好。多提一句,MIUI当时的团队我觉得是不可能预测到几个月以后会做什么功能的(除非战略规划),但这个节奏感并不矛盾。

如何实现产品迭代的节奏感?

我个人对迭代节奏感有这样的思考:

1,通过稳定的大致固定的迭代周期(且比较快),强化整个团队的意识,如非特殊情况,提需求做设计做需求相对错开。

2,保证每个迭代周期不是为了做个版本而做,每个周期要有切实有用有价值的功能。的确,许多时候我们不知道如何去考虑未来的功能,但是下一个迭代的需求是可以考虑的(因为往往此前已有许多需求在等待排期了)。这需要考虑开发时间和需求优先级和需求的意义,具体方法更多需要实例来说。

3,确保每一个迭代周期对用户预期的满足。许多产品的迭代周期控制得不错,但是经常很多版本的更新对用户毫无意义,不是修复体验若干,就是带来什么商家主页优化,这些用户不在乎。每个版本都要给用户带来一些新奇,有趣,有价值的功能,确保用户感知得到你的迭代,和你的节奏感,这样,用户会和你们一起来控制和把握,甚至推动这个节奏感。这一点MIUI和微信都做得特别好,可以多参考下。

3

腾讯推出「TOS」手机 ROM 是否为时已晚?

先说结论,为时不晚。

前几天在cnbeta上看到新闻(腾讯ROM内测悄然上线 邀200名用户参与测试_Tencent 腾讯_cnBeta.COM),已经申请成为体验者了。从个人来讲,就对ROM和启动器很感兴趣。PS,吐槽一句,设计网页的字体真的是看不清啊..特别是在我的27寸的屏幕上(勿喷,产品汪从设计师大大手上借来的)。

看一个事情要不要做,我的简单判断方法论就是成本收益对比。

ROM的开发成本或许对于小公司小团队而言,很大,很难,但对于腾讯这样的巨头来说,公司内部可利用的资源、大牛的数量,都让ROM这样的事情,成本也变得很简单(往往大公司觉得成本高的是类似地推、行业深化这类工程师和产品经理解决不了的问题)。

成本没有问题,就看看收益。收益来说,其实就是做这事情带来的价值。对互联网产品而言,就是潜在的用户量(用户群)、以及用户量对应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

先看潜在用户量,14亿左右的中国人,未来必然人手一部甚至多部智能手机,除开少数用iPhone的高富帅不说,Android机的数量必然超过10亿(这个角度来说,小米的空间还真的很大)。

用户量对应的ARPU,对于ROM这类产品来说,必然很高(除非不懂商业化,但对于腾讯来说,这应该不是问题)。为何? ROM对非技术宅来说,就是操作系统(这里暂时不谈商业钳制层面的问题)。操作系统的价值如何?作为用户第一手接触到的东西,最息息相关的东西,每日打开次数最多(用手机必然打开),给与注意力也非常多得东西,操作系统的价值难以估量。例子上,可以看看微软(Windows),嗯这里提一下微软在软件这块的商业模式,操作系统虽然也赚钱(在中国除外),但盈利发力点其实在相关品牌力和信任带来的办公等企业级软件等。

但只考虑潜在用户量和ARPU,未免过于理想化。也需看看市场现有竞争对手和产品区隔。

先看MIUI。MIUI是当前Android做得最好的ROM,没有之一(这仅是业内人士的公认,行外人可以有自己的喜好哈.),MIUI在功能全面,体验细化、服务深化和未来探索等多个方面都做得很好。我和我身边的许多朋友,拿到无论任何Android手机,第一件事就是上论坛找帖子刷MIUI(专为ROM买手机的情况除外,比如锤子)。MIUI是小米模式的核心竞争力。许多人自认小米模式的根本在于粉丝经济,却怎么也学不起来,是因为它们没有看到,MIUI在4 5年前就开始的一周一迭代、和所有内测用户保持真诚沟通、用户的有效意见在下周版本立即实现,所带来的给用户的成就感和自豪感,才是小米的粉丝经济的初期最大动因(没有之一)。从这一点来看,学小米粉丝经济的人,没什么别的突破口,照着做,绝壁做不起来。因为他们的开发团队没那么拼命,做不到一周一迭代,产品人员没那么真诚,做不到一直和内测用户持续沟通。这里不谈深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后续再开题。

然后是Flyme,Flyme是典型的视觉不错但交互和产品搓翻的产品(许多所谓设计导向的产品都是这样,它们是设计师导向,不是用户设计导向)。许多评测视频的红人能够看到视觉这个层面的东西(是个人都能看到),提到MIUI和Flyme就避免不了说MIUI厚重Flyme轻快简约,但这些人懂产品设计的不多。昨天和小伙伴去玩电玩的路上,在把玩厂里发的测试机MX4的时候,发现了诸多交互恶坑,略举例子。例1,短信界面,每个短信行item的右边有个灰色小圆点,请诸位交互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猜猜那是干嘛用的(以及这样设计是好是坏)。例2,联系人页面顶部的三个方块联系人,怎么都无法猜到它是什么规则。例3,电话的通讯记录的Tab图标是一个放大镜。总而言之,Flyme找到好的切入点(简约),但许多地方真的是做得太差了。

其他的Funtouch OS、IUNI什么的暂时还没到可以作为腾讯的竞争对手的能力。哦对了,不要和我提CM什么的好伐。

再看腾讯的TOS,TOS如果明确招募海报上所暗示的轻简这个方向深入做进去,拿出腾讯比较优秀的产品和设计团队来做,不要向Flyme一样不懂产品只懂视觉,并且在生态链上下打通,做好刷机之类的事情和营销推广,就完全有希望做到不小的市场份额。对于腾讯这样的巨头来说,上述事情应该都没有瓶颈。

最后回到结论上,简单说,ROM市场空间大、产品价值大、竞争对手不够强(唯一强的竞争对手在TOS选定的方向上又有重大空隙),怎会没有机会?

 

回答一些疑问:

1、为什么不提CM?

的确,国内许多ROM都是基于CM开发的,极客喜欢CM,我身边许多开发同学喜欢原生Android。但是对于普通用户来说,难用得难以言表,过于技术思维,而不是用户导向。

2、Smartisan OS如何

其实我已经提到了相关的东西,锤子的ROM是一部分人购买他手机的原因,是其特色。特色一词不好说好坏,个人倾向太浓厚了。

3、关于Flyme的设计

有Flyme粉表示我举的例子恰恰是它设计得好的地方。这里可以简单再陈述下我的意思:对于一些可以隐藏起来但用户偶尔要用到的彩蛋式功能,完全可以使用视觉弱隐喻甚至无提示(比如iOS的两次轻触Home键下拉屏幕)。但是,请注意,对于用户常用功能,【刻意】为了简洁而故意隐藏,导致用户有时需要抓狂到百度搜索怎么用一些常用功能,这就非常Low了。

4、关于目前顶楼的魅族员工答案

题目问的是“此时进入市场是否晚了”,我说的是“不晚,因为对手不够强且有市场空间”。而这位员工避左右而言“腾讯的大公司问题和基因问题”。但赞同者众,可见一二。不过另一方面,魅族原本就是硬件设计得不错(但做工一般)但软件一般的产品,但此前囧王一副劳资天下第一的态度终于被小米虐回头了,在李楠进入后的确在接纳用户意见和据此营销方面有极大长进(包括所谓的笔戈科技,说实话我觉得做评测裁判又做运动员实在有点搞笑..)。

Scattered Snow

拒绝冗余讨论

渐渐会发现,看似复杂的事物背后总会有规律可以抓到,并且我可以抓到,因此就会不着急思考细节,而仅是先在讨论时、会议上定上基调、方向和初衷(亦即宗旨)。

这关乎逻辑,关乎技能,关乎感觉,关乎信心。

QQ截图20141209215722

Android Design的根本问题到底是什么?

注1:笔者从Android1.5用到Android5.0,一直很喜欢开放的特质,但很愤恨Google早期的设计资源投入和思考得太少。

注2:Android Design中有一些非常傻的细节点(iOS/WinPhone早期也有),简直让人失去对它的讨论兴趣,但现在改得差不多了,这里就略过不谈,主要针对现今的Android Design来说。

Android Design目前是一个比较差的设计标准(4.0之前属于很差,2.3之前属于垃圾/没有设计/没有思考),在Android Design成为一个较好的设计标准之前,不建议用户量超过1000万的App使用Android Design(国外的不同,具体见下)。

知乎/设计社区有一些喜爱和宣扬Android Design的人,说真的,你们主导的App可能比较难做到大的用户量(的同时仍被主流用户喜欢),需要思考一点,设计师们是应该为自己/为标准(形式主义、教旨主义)设计,还是为了好用/产品体验/被主流用户喜欢而设计。

给你们的爸爸妈妈,身边不玩机的主流人群用用所谓的标准Android Design设计吧。

绝大多数Google的东西设计得比较工程师思维、过于理性,对逻辑有思考,得出了逻辑清晰的设计结论(因而容易产生深信逻辑而不顾用户感情的信徒),但对小白(特别是落后国家的小白)和小白的接受/学习能力的思考太少。

许多Google的App,我用着是觉得不算太差的(但必须得去掉二维应用导航的抽屉设计、大多数侧栏设计、图标仅露出右边的一半以暗示滑屏还有内容,等等一大堆极差的白痴思路),如Inbox、Gmail,但我给身边的主流不熟悉IT的人用,发现简直在折磨他们。

可以认为,Android Design根本问题在于设计思路略显超前(嗯早期Android系统的问题就是没有设计,恶心程度简直不想举例,如果你跟我一样从Android1.5用到Android5.0,你也会懂)。估计决策者早已知道这个问题,但此时没有必要改思路了(改回原始而更容易接受的设计思路,不知多久的以后还得再改回来,没有必要)。

Google的纯粹逻辑思维设计(某些时候为了简洁而简洁,某些时候只看逻辑不看体验和认知)是工程师式的思维。从逻辑和道理上说都是对的,比如常用APP放桌面,不常用放抽屉,看似很有道理,但是小白理解不了(他们只在一个地方找APP,就是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桌面),或许在几十年之后,智能手机对每一个人类,就像遇到奶嘴就自然地会去吮吸时,Android Design的思路才是对的。找APP这个具体设计点,可以做一个“关于储物”的类比。人类初始阶段的储物,是在屋子内随处乱放的,在人类对空间和物品储存思路足够熟悉、物品足够多足够复杂后,才有储物柜、分门别类的抽屉的做法。谷歌的设计就是略过了前面阶段,直接到了后面(从科学/工程师/纯理性/逻辑的角度来说,后面的做法当然是更对更先进的,但用户就是暂时接受不了)。

前面提到的国外的不同,其实就在于国外的发达国家的人们更利于尝试、更喜欢尝鲜,学习/接受速度更快。给第三世界的国家像中国市场一样足够大的市场、激烈的竞争环境、较低水平的国民教育程度和理解能力(和公司/企业无关),这些国家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品的设计,也一定会趋于以触摸、直观、逻辑层级浅、逻辑维度少的设计风格和标准(也就是iOS设计标准之于Android设计标准)。

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iPhone的设计思路也是在往Android Design的思路上靠(大量的教育用户的细节,变为了更多是简洁和注重内容展现。例子来说,给无前置教育的小孩子用iOS6比用iOS7,前者他更会用),但iPhone有过成熟的设计标准和持续几代的风格和设计细节延续。

或许过几年/几十年之后,人类对手机交互天然就会包括“滑动”这个操作(现在人类对手机交互的无前置认知只有触摸/点击,这是从几千年的实物操作中总结来的基因和经验)。到那时,大量采用滑动操作的设计才能被无前置教育的人快速接受。

而在此之前,更保守、直观、逻辑层级更浅、逻辑维度更少的iOS设计标准,始终要比逻辑正确、思维超前、追求简洁大于易理解、追求效率快大于好接受的Android设计标准,要好得多(好的标准是更受主流用户的接受、使用和喜欢)。

另参见:

有综合实力超过了 iPhone 的 Android 手机吗? – 邹剑波Kant 的回答

1

我爱互联网的原因之一

那天在知乎上看到了关于Niko和他写的《少年不可欺》的文章的讨论,详见:http://www.zhihu.com/question/26847096/answer/34269183

看到的时候特别愤怒。后来见到已经过10万的阅读量,并且看态势会引起更多的转发,我就基本放心了。

事情到了这样的程度,从利益关系角度出发,陌陌不说,优酷是应该会给到具体处理结果的,估计是开除文中王某,把全部责任都推给他这个中间人,营造背后团队不知情的情况,并赔钱给niko,表达愿意补偿的姿态。

我想得更多一些。

肯定还有越来越多的被侵权,被剽窃创意的行为,在中国是被姑息的。niko由于做的事情很有趣,有爆点,自然更容易被人们传播。

我们可以极度愤怒,但不必过多绝望。

或许有许多人责怪互联网让创意不再珍贵,大型互联网公司予取予夺,但我想法不一样。

没有互联网时,同样有,甚至有更多的许多原创内容被抄袭,人们被污蔑,民众受压制,官二代逞凶,大型媒体(电视、电台、报纸)不仅存在,而且不为民众服务。但因为有互联网,民众得以发声,愤怒得以表达,情绪得以传播,官二代们和他们的父母们知道,这年头,做事得悠着点,不然要火。也正是因为有互联网,有朋友提到的各行业的陈腐思想、糜烂秩序,得到重生的可能。

这非常难得,对中国、印度、南美等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非常非常难得。这样的国家,比欧美那样早就民主,民众畅快发声的国家,更需要互联网,即使有副作用产生的谣言,情绪绑架,国民判刑,但比原本还是要好得多。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众,原本就是被压抑、殖民了几百年,被旧社会的统治者控制发声、文字狱了上千年,一朝被稍稍放开发声,就呈喷薄之态。

互联网或许不只是让你看新闻,聊天,玩游戏,约炮,互联网还可以让中心化的世界变得去中心化,让身边的每一个人如果有诉求,可以发声,如果有共鸣,就可以扩大,如果有冤屈,就可以伸张,在杭州的大街上你不会像以前那样害怕被撞飞,在某个小镇的警察局里你不怕被严刑逼供(相对)。

这是为什么我爱互联网。这是为什么我说,我想在这行再干20年。

RTX截图未命名

应届毕业生如何保证自己能够较好地应对面试?

这不是一篇面经,找面经的同学请止步。

经常有用户邀请我回答这类问题,从来没有回答过,但今天看题主其实是比较认真的、有准备的,专业、经历也算对口,便为题主解释几句。PS:恰好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一直有人微信私信邮箱催我博客更新,这篇文应该算普适性比较强,写完同步到博客上去。Kant’s House 文字/邹剑波/mowenzi

题主的专业对口,软件工程专业我也算半个念过,Java、软件工程、数据库等几门科目如果认真学过的话,就记得不要丢失掉这项在产品求职过程中的很大优势了,懂技术确实很重要。

其他经历可说的不多。我说说我对于应届生求职的理解(不限于产品岗位)。

先说个故事。

我以前大四的时候以为自己是个啥都不太会找不到工作的人(身边学霸多),恰好保研了就如获大赦。然后当时就仔细思考,觉得当时啥也不太会,而且又不会忽悠,感觉“骗”不到好工作,寝食难安,即使是在一直尽心尽力写代码,为研究生实验室贡献了多个项目的全部或基础,心里也很难过,因为虽然我的确也觉得写代码很有意思,但我那时被人忽悠,只想着做产品经理改变世界。

只到恰好偶然一次机会,我eex突然问我知不知道知乎(我去为什么一股软文即视感),我居然不知道,迫不及待了解后开始跪求种子,哦不邀请码。然后注册知乎成功,当时大约知乎有1000个左右的用户量,产品方面的问题虽有,但许多问题的回答连我当时的穷囧状态也觉得有偏倚。

于是就开始答题,早期答题过程中估计和现在大多数的感受很像,从来没人赞我,好在当时一副极致屌丝心态,没人赞我是正常,有人赞我是幸运,便也安好。

然后突然发现一位知乎用户签名是腾讯策略总监( @Hans 他现在已经自己创业了,hans是我目前为止最佩服和感激的人,也是我觉得产品最牛且是真的有情操情怀的人,此处情怀是认真说的~hans现在正在招人,想动动的朋友建议问问他)。然后我在海投实习生求职简历时,额外留心上心投了hans这边。

然后电话面试,表现较差。邀我过去深圳面试,思虑再三(导师比较奇葩不让实习,实习被发现了就是退学的节奏)后毅然去了,因为自己觉得这次机会放弃后说不定就很难进腾讯(应该产品人都清楚腾讯是国内第一选择)了。

通宵火车去深圳自然在被发现后退学和面试被拒的纠结中睡不着,第二天早上一去腾讯大厦,和hans一面试,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垃圾一般,啥也不懂(不过后来知道原来我那时算挺好的了,只是hans太强…)。和HR一面试更是问着问着有点困,不记得HR的问题是什么且被他发现了。

我基本已经放弃了,觉得也好,回学校安心再写写代码再看看。没想到hans跟我说过了,我自然疑惑相问,他说的话我印象很深刻。原话不记得了,大致意思是:

“虽然面试效果不好,但我之前看过你知乎的一些回答,看得出你是对产品真的感兴趣,也有一些积累的。”

我就过了面试后来开始实习了一年,再后来从深圳换去广州这边微信来继续又实习了一年(不过每个月得来回4 5次学校,导师的项目一直在做项目组长,组长就是代码量比较多的意思,那段时间是最累的,早上7点起来下矿调试、安装设备和软件,下午5点出来给项目写代码到晚上11点,然后给腾讯这边写文档和报告到2 3点),来微信时找小龙面试,同样是从一开始就被小龙认可了知乎上的内容,后续面试几乎只是随意聊聊天。

看起来这是个知乎的软文,的确知乎籍此给我带来的价值,估计不小于 @梁边妖 的78万。但实际上,我悟到的是解决我焦虑,给我带来自信,感觉此生再也不怕任何面试和聊天了的原因,就是,我就算面试再失误再垃圾,但对方只要一想到我博客上的内容,知乎上的回答,便知道我的实际水平,不会仅以面试表现看我。

“不会仅以面试表现看我”,异常重要。我总是见到有许多人校招面试之后异常懊悔,说表现不好估计被淘汰了,再来一次一定可以。我碰到这种情况心里都是一句“活该”冒出来。

面试是在通过几十分钟的交谈了解一个人的个性、品质、能力、德行,还经常得看看面试官的喜好是怎样的,甚至很多时候说白了就是靠运气,而且面试官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所谓面经这种垃圾东西带来的面试表现不真实的担忧。

但作为面试者,明明有办法可以规避这种面试的运气影响、状态影响、对方的喜好影响,为什么不实施?

办法很简单,就是通过什么东西,把你的个性、品质、能力、德行言之有物地表达出来。可以是一个技术博客、产品博客,可以是一个知乎地址、微博地址,可以是一些研究报告、设计作品,可以是一些实际经历、工作经验,可以是非常多东西。

当然,我经常看一些同学告诉我他热爱互联网,留下了微博地址作为联系方式,一看他微博,从来没有任何相关微博或评论,便呵呵而过。这种就是在反方向地用自己的积累,来抵消面试的运气因素(即使面试表现好面试官认可他打算过了,但一看微博就放弃了,他的面试好运气便没有了)。

回到题主的实际问题,8个月的时间,你可以有多少学习,并留下多少积累?具体怎么学习,便自行摸索努力吧,有机会再述。

QQ20140925-2

手机不是电话,手机是伴侣,是肢体,是器官

由于一些原因,我还是不禁想给大家提个醒。在今天,还用“电话”、“移动电话”来称呼手机的人,即将被时代抛下。

可以感受一下身边的人,我越来越多时候已经回家不开电脑(除了玩DOTA等游戏),坐在公司电脑前用手机(除了需要大量打字)。身边的朋友们已经离不开手机了,即使在朋友圈转再多的《Youtube上2000万人看了这个视频后放下手机》,人们也再也放不下手机了。

也可以自己去搜搜数据,我就不找了,但是互联网分析师Mary Meeker似乎每年有报告,越来越多的网络流量、用户时间等宏观的重要量,都移动到了移动端,并逐年增长。

所有大公司全力进攻移动端,在此失误的公司一律股价走低,这说明了市场的理性。微软不蠢,实际上已经到死没有做好移动互联网,从一开始,三端一云的思路就是错的,因为手机做出了差劲的PC系统,因为PC系统做出了并不优秀的手机系统(当然还有别的原因)。但是微软现在想改已经来不及了,Win8、WP8已经只有这个其实没多少普通人在乎的优势可以说了,强调说这个,所以当然怎么也起不来。

这一切只是因为,微软没有像苹果、谷歌、腾讯(微信)那样尽早地知道:手机不是电话,手机是伴侣,是肢体,是器官。这句话之重要性,我不会多说,尽力理解在你自己。

当然,手机也有做不了或者不好做的事情,比如基于大量文字的办公,基于鼠标的某些游戏,所以PC不会彻底死,就像游戏主机不会彻底死一样。但PC会逐步成为办公、行业性质的设备,而不是人手必须。

哦对了,实际上,苹果、谷歌、微信也不是说就那么天赋异禀地遇见到移动互联网的恐怖,即使是再天才的人,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对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的惊叹或恐惧。

苹果会在移动互联网如此成功正是因为当时它在PC领域如此失败,因而更加积极地寻找其他新兴领域,它会在当时那个微软等PC巨头不那么重视、利润相对小的手机领域,付出巨大研发成本,做出破坏性创新的真正的智能手机iPhone,这就是破坏性创新,这就是乔布斯的魄力,也是苹果必须在当时窘境下做出的决策。

谷歌在移动互联网的成功是因为谷歌的大量收购案中终于收购了一家创业小公司(其产品是Android),腾讯在移动互联网的成功是因为有一个英雄的个人英雄主义和理想化的基于需求而不基于战略做产品。

但是苹果、谷歌、腾讯不能因为在移动互联网的相对成功就高枕无忧,就像几年的Nokia、多年前的微软不能高枕无忧一样。

因为正是因为此时你在这个市场如此成功,所以你会着重于深挖这个市场的需求和盈利,不经意间忽略了萌芽中的另一个新兴市场,而让此时的失意者或创业者趁机进入,然后先发优势越跑越快,当你发觉那个新市场居然能够影响到你的那个成熟市场,使其萎缩,让你恐惧时,已经晚了,若不能找到办法,你将慢性或迅速死亡(取决于你从前多么依赖那个成熟市场)。这一段话的延伸思考,推荐你阅读《创新者的窘境》,或者阅读我的读书笔记:http://kant.cc/post343.html

这是一种商业世界几百年以来的轮回,这是大公司小公司兴衰的密码。这是为什么,踏实的马化腾会说巨人倒下时,身体还是温的,会说害怕自己不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基于这种心态,马化腾应该比商人们更早地看到时代的转移。

所以,多观察你的身边的人和生活,特别是年轻人、新奇的东西吧,你才可以真的了解世界,而不是觉得自己领先了世界五年,或者二十年。

1

Windows Phone 还能咸鱼翻身吗?

如果iOS、Android不犯致命性失误,Windows Phone平台起不来了,不过我觉得它应该也不会很快停止,因为微软有钱。

我以前做和微软相关的一个平台业务的时候,分析Windows 8,当时刚出,Metro设计风格和手机端,以及后来出的Surface,似乎当年我也被所谓的“三端一云”、“多终端统一体验”骗过。

后来看到微软在某些Windows 8版本中,强行去除开始菜单,开机自动进入Metro界面,硬生生把21寸显示器切成几块来显示,我就明白了。

这就是基于战略做产品,而不是基于需求做产品。换句话说,是为了三端统一来做PC端这样的设计,以便让手机端Metro设计得到一丝所谓的统一体验的优势。

这样的做法当然必死无疑,所以Windows 8后来都被用户反馈和第三方软件(Pocket以Win8的开始菜单为由,获得了多少用户)逼得改了,但是此一处可见,PC端、手机端、平板端的需求是截然不同的,强行强调统一体验是因为战略,而不是了解用户。当然,你可以说,我领先用户二十年,二十年后用户会明白的。那我没什么可说的。

三端一云对于普通人没有什么强烈需求。

无数人信仰云时代,特别是技术人。我自己是一个PC和手机都会用来各种同步的人,我会用手机和PC和平板来协同办公,手机是iPhone+Android、PC是Win7、平板是iPad,我没感觉不方便,也没感觉很方便,我的工具是Outlook+iOS Mail+Evernote+Wunderlist,并没有感觉到全用微软设备会带来哪个角度的全新体验和好处,用第三方工具,我觉得体验更好。

但是我知道我是少数,我身边所有的人,即使是同事,很少人用手机办公、记录笔记、处理Todo,同样少人用PC做手机的事情。就是上面说的,大家用PC和手机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云、同步并没有那么方方面面的需求,反而对于某些特定需求,比如笔记同步,比如文件同步,大家会Evernote/有道云笔记,用Dropbox/微云。

没多少人会因此这个原因而去选择手机的,相信我。

更多关于手机的思考,请见:http://kant.cc/post698.html